莲花灯

咸鱼作者,在线肝文。

【轩澄】画中仙[前]

  

原著向后续,有私设。


  江家乃是修仙世家之一,地处水乡,四周水面环绕,亭台水榭,檐牙高啄,此时正是莲花初开之际,一片莲香萦绕在鼻尖。

  一队身着紫衣的弟子有序走在回廊上,忽见队尾的一弟子眼尖的看到一尾小船载着一片紫色衣角轻快的划入莲花深处,不由得停了脚步。

  “师弟,怎么还不跟上?”走在前面的弟子出声催促,

  那弟子才回了神,一眼看过去竟和当今的金小公子有几分相像。

  只见他朝为首的弟子拱了拱手道:“抱歉,在下才进入江家内门,一时被眼前景色所迷,竟是走了神。”

  为首的弟子见他不过十二三岁,但也不失礼数,笑了笑道:“这倒也无妨,刚开始我来时,站在门口一时都忘了进,你们可比我好多了。”

  剩下的弟子终于忍不住哄笑了起来,却看为首的弟子打了个禁声的手势。

  “宗主的书房可就在不远处,你们可要小心点,要是被抓住……咔嚓!”

  众人看他表情认真,不由得纷纷止了笑,继续跟着为首的弟子走进更深处。

  唯有那落下的弟子又悄悄回了头,想再次看见那早就被层层莲花掩映在深处的紫色身影。

  ‘那人是谁?’

  一队弟子才到了弟子房,为首的弟子恍觉得有些不对,转头看了看,发觉少了一个人,回头问一个弟子:“阿轩呢?”

  他绕着那莲花池四下查看,却怎么也找不到那紫色身影。

  莫非是走了?

  不然怎的寻不到呢?

  他心下一阵失落,可额头正中却冷不防被打了一记。

  “嘶……”

  抬手一摸,指尖却只触到了一点湿润,隐约还带了一丝茶香。

  ‘水?’他警惕地看向四周,却未见人影,“是谁?”

  “你在找什么?”

  忽的从莲花深处传来略微有些沙哑的男声,声色干净如玉石击撞,却隐约带有一丝疲惫之感。

  一阵清风拂过,面前重重莲花次第向两边分开,露出莲花深处的角亭,角亭中的石桌前端坐着一位身着紫色轻袍的男子,长发未束,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十岁,身上却有一丝化不去的凛冽之意,如同一柄待出鞘的剑。

  桌上放了许多折子,手边正放了一盏茶,想必击在他额上那缕茶香就是由此而来。

  只见那人转了头,意料之内容貌倒是出人意外的好看。

  “你是新入内院的弟子?”

  他忽然对上那双杏眼,看见眼底那晦暗神色一晃而过,竟恍惚以为自己的身后还站了一个人。

  “你是在和我说话?”他不由得转身看了看,确认四下没人。

  那人看他这样,不由得好笑,薄唇轻启道:“你该不是走了后门才进到内院里的吧?怎的迷糊成这样?”

  他眼神左右一扫,忽的见那人腰上挂了一只银铃。

  若是他眼神没错的话,上面应当是刻了一个“澄”字;若是他没记错了的话,当今宗主名叫江澄,字晚吟;若是他没听错,之前江主事,说江宗主十分……凶。

  他深吸一口气,显然方才自己的模样早就被此人尽数看到了,可此人如此年轻,与自己相比也最多七八岁,万一不是江宗主,也有机会走了,可旁边传来一声,却是让他一瞬如天雷加身。

  “宗主。”

  来人脚步倒是丝毫没有惊起动静,朝紫衣人……应该说是江澄行了礼,将袖中书信放置在桌上,细细对江澄耳语一阵,便看得江澄点了点头,倒是全程未朝他投来一眼。

  两人讨论完毕,临了要走时,江澄似笑非笑看着还正在发愣的某人,忽然开了口:“江伯,让他做我的亲传弟子如何?”

  他才急急回了神,行礼道:“江主事。”

  被叫到的江伯自然也是江家主事,外表倒是一位还未到不惑之年的中年人,面容和善,细心的打量几眼,心里便已有了定数,恭敬道:“此人根骨资质确为上上乘,做为宗主的亲传弟子自然不错。”

  “嗯,除了‘定力’有些过头之外,其他看来也是不错的……”江澄向江主事说到,扭头看向站在那里新出炉的江宗主首位亲传弟子,还正在神游太虚,也不知到了天上几层宫阙,轻轻挑了挑眉道,“你还在这里愣着吗?”

  “多谢江宗主。”

  他一回神,身体快过大脑反应,俯身下拜。

  不过心里却想着的是另一件事。

  江宗主也没那么凶,那带头的弟子真是欺煞我也。

  “你到了现在才想到要给我行礼吗?”江澄唇角略略上勾,“叫什么名字?”

  “弟子,江轩。”




三更完毕(√)

奋力码文的我……

评论(1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