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灯

咸鱼作者,在线肝文。

【轩澄】白鹿 第四章(大修版)

  

        第四章


  自那次不太友好的“帮助”之后,两人见面似乎多了些微妙的气氛。

  又因为平常坐的近,偶尔金子轩的目光会不经意间跑到江澄那里去。

  看着坐的笔直的江澄坐在位子上,就连当先生讲完课后也甚少有出去和其他弟子一起玩闹的时候。

  “我说江澄,你来了蓝家怎么变的这么沉默寡言,莫非……”

  魏无羡看了看坐在窗边那一人,“你也有像那小古板发展的趋势?”

  金子轩在听到直呼江澄其名时便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人果真像那书中所写一般,即便是当成江家大弟子看,也不应这样直呼少主名讳。看这江宗主倒珍视他远胜过其亲子江澄,也不知日后会做了怎样安排,依照这宗法,最多也就收为义子,即便是义子,江家长老全为江家本氏,从哪方面看,这江宗主一开始就没有为魏无羡改姓的打算,也绝没有权利入了江氏的宗族,除非……

     将江厌离嫁给魏无羡。

  所以退婚那么顺利原来还有江宗主的一份功劳。

  金子轩走向站在的人走去,几不可闻地从鼻腔里闷出一声笑,若真是如此,江家可是又要丢人了。

  金子勋轻轻地捅了捅他:“这么开心是想到什么了?”

  “说不定过不久,就会有一场好戏看了。”金子轩眼里笑意仍存,不经意间回头看了一眼,果不其然又到了蓝二公子那边,莫非也真是命中注定,这样都能在一块儿?

  想起自己的遭遇,金子轩顿觉得这不可信,自己怎么就脑子进了水呢?

  可是总感觉事情的发展有些不对劲,有一个人现在过于安静了,安静的有些不正常,甚至不大符合这个年纪应有的。

  这江澄怎的就不按书里来呢?

  莫非……这是一本假的书?

  可事实经多方面验证,有些地方确实无误,连人物事件也一一符合,唯一就是江澄。

  比如罚抄蓝氏家规,虽然江澄现今甚少和魏无羡、聂怀桑一群人胡闹,即使他们偶尔在一起,江澄也永远是头一个被拎出来免罚的人,大概是因为蓝老先生看着江澄一直是十分规矩的好学生样,堪为来听学弟子的楷模,有问必答,而且回答往往见解独到,与讲学内容更是相得益彰,其中颇是独辟蹊径之处,十分能戳中来讲课先生的痒处。

  所以每每到了受罚的时候,在一众受罚弟子的哀鸿遍野中,总有那么几个“碰巧”路过的先生颇为含蓄地指出这么好个学生怎么会这么胡闹呢?用鼻子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其中有时也包括金子轩在内,坐在靠门口的位置,手上握着笔杆,笔下飞快地写的家规,目光却盯着江澄将比之其他人少了不知多少张遍的家规交给监督的弟子。

  也不知怎的,也许是因为这次人数颇多,蓝家竟派了监察的弟子,也没法让人代写。

  尤其是那江家大弟子受了特殊照顾,特地在一众弟子正中辟来了空地,与其他弟子隔的远远的,还派了素有好学之闻的蓝二公子特别盯着,果真是宿命般的相逢,可惜这次不知怎的运气不好,未有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不然两人说不定就在藏书阁里“天雷勾地火”了呢?

  眼看江澄在许多罚抄弟子或嫉妒或羡慕的眼神中准备从门口离开时,一个纸团不偏不倚从金子轩眼前飞过,恰巧被他顺手截了下来。

  如果自己不动手的话,看这纸团要丢的,绝对能准确无误地跑到江澄后脑勺那儿去。

  金子轩顺手往旁边一丢,便听见一阵气急败坏准备发作的声音。

  “魏婴,多抄一遍。”

  果不其然,蓝二公子清冷的声音如此悦耳。

  ‘唉~果真是爱的教育,相爱相杀~以家规做媒。’金子轩悄悄转眼一看,不禁感慨万分,手上动作却未停,也没管它抄到哪了。

  ‘不过江澄人缘好像也没那么差……除了抄家规的时候。’金子轩手手腕有些酸了,却意外接到江澄临走时,看向他的一眼,不自觉地手下用力,‘看我做什么?我不也抄的没什么……’

  云深不知处不可江澄。

  ‘……’

  写的字还挺好看的。

  ‘不过越看江澄怎么越觉得不大对。而且看起来……似乎和魏无羡没那么亲近……’

  一连观察几日后,金子轩得出以上结论。

  魏无羡受罚的时候按书里说应该是江澄毫不留情地嘲讽了他一顿,然后嘴硬心软背了人回去。

  可……

  才见魏无羡领罚出了训诫室的门,就见江澄背对着他站在门口,立马变了神色倚在门边,形状柔弱万分。

  “哎呀……我好疼啊……”

  “疼疼疼疼疼疼疼疼………”

  “都是那蓝家古板下手太狠了,哎呦不行……我的腰……”

  魏无羡见江澄看着他半晌没动作,走到他身边扯了扯他的袖子,“你不在乎师兄了吗?”

  金子轩却看江澄潇洒利落的头也不回地离去,留下捂着腰急得跳脚的某人。

  “江澄!江澄!你怎么能丢下师兄一个人呢?!”

  金子轩无奈看着不顾伤痛想要追上去的魏无羡,实在觉得无趣,正打算离开时,却看见江澄带着两名弟子回来了,仔细看还拿着什么东西。

  ‘那是什么?’金子轩微微眯了眼,待那两名弟子展开东西一看。

  ……那是床单?!

  “哎呀~果真还是师弟好,心疼师兄。”

  金子轩眼看两名江家弟子将床单铺在地上,只见魏无羡干脆往上一躺,却被地面硌的疼了,连连呼痛。

  “趴着不就行了?”

  江澄却在一旁悠哉悠哉地看着魏无羡趴床单里被人送回房,可嘴上却是闲不得:“虽然躺在床单里挺舒服的,可怎的这次不背我回去?”

  “你也知道,我的腿前几日摔伤了,没法背你回去。”江澄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正待继续魏无羡却一脸心塞打断:“你是在哄师兄吗?金孔雀是有多厉害还是师弟你不行了?”

  “他重。”

  魏无羡猛地被噎了一下。

  ‘小没良心,亏我还拉着你回去!’

  金子轩闻言气的捏紧了岁华剑柄,头也不回地回房,以至于忽略了接下来的一句。

  “你比他更重。”






二更完毕







评论(13)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