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灯

咸鱼作者,在线肝文。

【脑洞】青蘅君×江枫眠(家规组)



我可能开创了新的tag……


假期写,我绝对不会忘记这些添油加醋让我写的人的……


@千叶辰予  这是带头的

@江夫人💜  @青黛 这是拼命往里加柴的两位

@蘅芜  这是和她们一块扇风的吾友

@充电宝 宝宝你也变坏了……




背景:灵魂伴侣


私设:灵魂伴侣最爱的话会印在身上。





青蘅君出生以来,身上就印着灵魂伴侣最喜欢的一句话:阿不。


江枫眠出生以来,几乎全身都是黑色的,密密麻麻印满了小字,一看就是蓝家的3000多条家规。只不过平时遮的严实,倒是未曾让人看出来,就连亲近的魏长泽也不知道。


直到有一天,青蘅君遇到了江枫眠,江枫眠却喜欢藏色散人,青蘅君恼怒,将江枫眠带回云深不知处。


不顾长老反对,将江枫眠软禁在蓝家。


直到两人裸裎相对时,发现对方是自己灵魂伴侣。


江枫眠:阿不?!


青蘅君望着他身上密密麻麻黑色的小字沉默了,从锁骨往下都是,于是说了一句:








洪世贤:你好骚哦(划掉)









【轩澄】一觉醒来我未来媳妇成了男人(贰)

  

     

    第二章





  

  “子轩?反正也无事,不如出去走走?”金子勋伸手在金子轩眼前晃了晃。

  

  “不想……”金子轩脑中还停留在江澄和一众江家弟子一黑衣服勾了肩膀出去的画面,眼神复杂,‘江澄怎么能这样和人亲近……看那黑衣人的模样,顶多就是个和仪,有什么好的……’

  

  “表兄,江澄和那黑衣人什么关系,怎么走的这么近?”金子轩想了想,发现记忆中几乎没这个人的存在。

  

  “哦?那是魏婴。”金子勋撇了撇嘴,“被江宗主领回家的故人之子,自小和江氏姐弟,呵……倒是和那江家大小姐走的倒是挺近的,也不知避嫌。”

  

  ‘哦……故人之子,这我倒想了起来……这么说……那魏婴是那江家大小姐的童养夫?两位和仪倒也挺合适的……以后莫不是还要叫上一声姐夫?’

  

  想到此处,金子轩后颈有些发冷,不过这魏婴性子未免也太活泼了点……

  

  “看样子他们也应该去了校场……”

        金子勋忽的见金子轩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摆。

  

  “走吧,去校场。”

  

  蓝家校场今日十分热闹,人头攒动,金子轩和金子勋到了之后人群就自动分出了条道路,正中的擂台才有人下了场,来回换了几场,金子轩越发觉得有些无聊。

  

  金子勋也看出这几场都没什么看头,见他没什么兴趣,干脆提议:“表弟不如上去试试?”

  

  金子轩摇了摇头,却见一紫衣少年提着佩剑上了台。

  

  身着紫衣的少年出剑清快灵动,身形隽逸,可谓是拂袖振苍云,仗剑出白雪①。

  没几回合,就挑飞对手佩剑,朝对方拱了拱手就在一片叫好声中下场,迎面就看到了金子轩。

  金子轩看着那双杏眼,一时间连心跳都快了几分,眼神轻晃。

  江澄见对方不语,正打算错来时,忽然听到对方几不可闻的一句:“你很厉害。”

  江澄脚步微微一顿,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抬脚向聂怀桑走去,站在他身旁看着那台旁的金子轩若有所思。

  

  “我怎得感觉,金子轩他……有些奇怪?”本就是在自言自语,聂怀桑突的插进了一句:“莫非他因为你是他日后的小舅子?所以才对你不错?”

  

  听到此句,江澄竟是被噎了下。

  

  金子轩一向不喜欢这门亲事的,怎么最近就突然转了性子……

  

  不过要是金子轩能接受这门亲事的话,倒也让人放心。

  

  就是不大清楚,金子轩到底性格如何。

  

  

  “表弟……”金子勋轻轻捅了捅金子轩,“你看那边有人一直在看你。”

  

  “嗯?”金子轩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比试,“挺正常的。”

  

  “不过这江……”金子勋话还没说完,就见金子轩迅速转眼看向了江澄,又不着痕迹地扭了过来。

  

  “表兄。”金子轩压低声音。

  

  “嗯?”金子勋漫不经心地回应金子轩。

  

  “我们上去比试比试怎么样?”

  

  “什么?”金子勋疑惑地看向金子轩,“你不是不想比试吗?”

  

  金子轩勾唇,“总得让人看看我金家的实力,为了日后……”

  

  ‘不能让我未婚妻看低了实力。’

  

  

  

  

  正中的擂台两道金色如同闪电一般,如同金蛇狂舞,出剑凌厉,两品上等仙剑时而轻轻相击,引得围观的弟子目不转睛的观看,时不时有几声叫好。

  

  一阵比试下来,两人竟是打了平手,不过能看出都还留有余力,竟连汗也未出分毫,呼吸四平八稳,气息绵长。

  

  两人互相抱拳走下了台,随即又有人跃跃欲试,身后又传来灵剑出鞘的声音。

  

  金子轩才提了岁华走下台就远远看到在树下抱剑站的笔直的江澄,两人目光一重,就见江澄别过了眼。

  

  “表弟~”金子勋朝他眨眨眼,“不去?”

  

  “这……”金子轩一时没了话。

  

  “真不去?”

  

  

  江澄看见金子轩朝自己走来,身上一袭金星雪浪的校服在阳光下十分耀眼,如果忽略金子勋那八卦的眼神的话。

  

  金子轩就距他几步停了下来,两人一时无言,竟又同时开口。

  

  “你……”

  

  “你……”

  

  “你先说吧。”江澄眼神闪烁。

  

  “你在台上很厉害。”

  

  “嗯?”江澄听到这句话微微睁大了眸子,随即勾唇一笑,“你这是……特地来夸我的?”

  

  “不是。”金子轩脱口而出,“我只是说了事实。”

  

  

  “我以前怎的没发现子轩这么会哄人?”金子勋摸摸下巴,看着树下的那两人交谈,觉得自己离得这么远竟有些发亮趋势。

  

  但也算不负舅母所托。


①:出自古剑奇谭手游。

——————这是两个世界轩哥互穿———————————

前面是ABO轩,后面是原著轩

—————————————————————————————

#ABO轩:脑补了不得了的。#



【轩澄】白鹿 第三章 (大修版)

  

      第三章

  “表弟,怎么走的这么快?”金子勋追着在后面呼喊,眼看金子轩越走越远,却见前面的人忽的停了下来,背影僵硬。

  “子轩?!”金子勋见他呆立不动,目光直勾勾向前方盯着,于是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怎的了?金大公子看到哪家的仙子迷了眼?”

  正待继续调笑几句,却见了他面色发青,嘴唇泛白,额角有几滴冷汗冒出。

  ‘怎么回事?’

  金子勋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见一群身着烈日阳炎袍的人从回廊走过,金子轩的目光就落在随在尾后身形文弱的一少年身上。

  “这人有什么特别的?莫非还有何出彩之处?”金子勋撇撇嘴,目送人消失在了回廊角门。

  绝对是他。

  金子轩身形晃了几晃,随即恢复如常。

  “我们走吧。”

  

  金子轩在房中踱步沉思,愈想愈烦躁,索性推开房门走了出去,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就到了校场。

  黄昏将至,校场此时倒是空无一人,岁华出鞘,索性舞起了剑,便向校场旁边的树上毫无章法地快速戳刺,树叶纷纷落了金子轩满身也未注意。

  那穿胸之痛实在难以忘记,自己便是死在那人手上,就算粉身碎骨也难以忘怀!

  

  再一联想到那所见修了邪术的人,可不就是先前故事中那不知名的男主吗? 至于是谁……

  

  可笑……实在可笑!

  

  金子轩手中的剑越发快了起来,剑式隐隐有些凌乱的迹象。

  忽的,眼角余光看见一点墨绿远远朝着这边走来,瞬时剑尖一转,快速到了那人近前。

  眼看那人来不及闪避时,侧旁横飞来一剑鞘将岁华格挡开,极为轻灵地化解攻势,险些划到胸前衣衫。

  “啊!”那人顿时吓得往后一坐,手中折扇也掉在了地上 ,却是聂怀桑。

  金子轩转头便看见一袭紫衣,心中怒火更盛,岁华转手而攻向后者咽喉,反是被轻轻一侧避开了攻击。

  “江兄小心!”

  聂怀桑连忙提醒到。

  金子轩怒意更甚,眼看几次攻势都被对方轻而易举化解,不禁气血上涌,加上几日来被梦境干扰,眼前隐约发黑,有些气力不支。

  正对上那双杏眼。

  “江澄……”

  江澄眼见金子轩要撞上剑尖,急速将剑身一侧,还未闪避就被比自己还高了一头的人重重压在身下。

  岁华和三毒应声掉落在地。

  金子轩最后一击,竟是连人带剑都送了上来,昏迷前隐隐听到了少年的闷哼声和一声惊呼。

   “江兄,你怎么样了?!”

  

  

  

  

  这次不是梦境……

 

  金子轩走在白茫茫的一片中,只看到了一本书,上面字迹再清晰不过地展露在他眼前。

  

  这就是那本书了。

  

  

  

  金子轩从床上坐起,清晨的光穿过窗纸照入房中,房外鸟雀叫的愈发欢快,蓝家晨读的钟才响了开,便听到有敲门声。

  “子轩,是我。”

  “子勋表兄……进来吧。”

  “吱呀……”房门被人打开,就见人提了饭盒进来。

  金子勋将饭盒放在一旁桌子上,转头便看见金子轩下了床,忙道:“哎哎哎!你怎么下床了?蓝老先生说上午你不用去听课的!”

  “我没事。”金子轩边穿上靴子,边说道。

  “你真没事了?”金子勋皱眉,眼里满是疑惑。“昨起你昏倒在校场被人送来……”

  金子轩已整理好了衣服,听见这话忽然顿了顿,“没事了,我们走吧。”

  眼看金子轩已快步走出了门外,金子勋忙跟了上,“哎!表弟!子轩!等等我!你还没吃早饭!”

  “先生。”金子轩进了兰室,身后跟着金子勋行礼,待蓝启仁十分满意地点头允准后转头一看,座位竟只剩下了两个,一个临窗,比较靠着江澄,而另一个……

  金子轩不紧不慢坐下,金子勋面无表情地看着纸条在自己面前飞来飞去。

  “江澄……”

  金子轩悄悄看了旁边一眼端坐的笔直的人,见他往这边看来忙转了过眼听课。

  “走走走……”才在蓝启仁宣布上午休息后,金子轩耳边就响起了吵闹声。

  待到人走的都差不多了,

  “表弟,还不走吗?”金子勋才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向金子轩。

  “无事,你先回去吧” 金子轩被吵的有些头疼,一回头就被金子勋有些颓废的脸吓到,“今日才讲了一上午,怎地这么精神不振?”

  

  “没什么……”金子勋勉强一笑,“不过是那江家大弟子和聂怀桑传了许久的纸条罢了。”

  

  “既然如此,你便先回去休息吧。”

  “那好,我先回去叫人给你准备饭菜。”金子勋点了点头便转身走了。

  

  ‘某人真是祸害遗千年…’金子轩在心里感慨了一句,待到人都走完后,才收拾好站了起来正要舒展腰身,忽的闻到了一股清幽莲香。

  “嗯?”金子轩转头看去,距离自己不远正坐着江澄。偌大的兰室里,竟只剩了他们两人。

  “咳……你怎么不走?”金子轩悄悄放下手,站正了问道。

  闻言,江澄便放下了书,抬眸望向他,四目相对,金子轩看着那双沉静如水的杏眸,心中莫名停跳了一拍。

  这世家公子榜也是不怎么准的……

  

  不对,我看他好看干什么?

  实在是金子轩目光有些直了,江澄颇为不自然的别开头。
  

  两人一时无言,兰室里落针可闻。

  

   ‘他怎么还不走。’

  

   ‘他怎么还不走。’

  

  两人此时的想法倒是颇为一致 。

  

  终究是说不上什么话,金子轩正待转身,就听到背后衣料摩擦声,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

  

  江澄才起身,金子轩就发现他的腿有些别扭,便问道:“你的腿……”

  “没事。”

  “那昨天我怎么回去的?”

  “自然是……聂怀桑送你回房的。”

  江澄转身便走,后者迅速拉住了他的胳膊,险些将他绊倒在地。

  “我扶着你吧……”

  金子轩悻悻的摸了摸鼻子,毕竟是因为自己受的伤……

  “不必劳烦。”江澄垂了眼。

  “你怎么这么不识好心?真是……”

  金子轩突然意识到说话有些冲了,面前的少年还未长开,身量比之自己更是小了些,只是带了青涩之意。

  

  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又不是以后的阴狠桀骜的三毒圣手……

  金子轩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我不和小孩子计较……

  也不喜欢欠人恩情。

  

  “一瘸一拐自己走回去或是拉着你回去,哪个好看?”

  

#轩哥剧本get(√)#

#金子轩:拉手或是单人走,选一个#

  

  

  

我终于想到了虐梗!!!

题目就叫画中仙!!!

感谢🙏 @蓝照照 大大提醒,接下来,我一定再接再厉!!!

#反正虐的不是我(魔鬼ing)#

【文】待写(或许仅为脑洞)

♦待写

《白鹿》

cp:拿了剧本少宗主轩×微黑化重生宗主澄

保守估计21章完结


《少年游》

cp:原著轩×ABO澄

         ABO轩×原著澄

预计六~十章完结

《有夫之夫不可欺》

cp:轩澄

轩哥失忆梗

预计上、中、下、末四篇完结


《小妖怪后续》

cp:少年轩澄

一发完

《轩澄夏日三十题》

未知/也许一发完


《八苦经卷》

澄个人向/cp向(cp未定)


《今天我儿子说要带儿媳妇回来看看》

金光善视角/论坛体

cp:轩澄


★虐梗

《画中仙》

cp:轩澄

(详情见另一篇图片碎碎念)

◆还没确定要写的or灵感or脑洞

反正你们知道的我主写轩澄……

怎么冷cp越写越兴奋呢?

诡异……


《小相公》

养成

cp:金宗主轩×少宗主澄

《吾皇万岁》

紫猫和金毛

两只铲屎官的双向暗恋/现代向

《公主病》

公主轩×小侯爷澄

(对,怎么也让轩哥穿女装试试,作死ing)

新添:

家规组:青蘅君×江枫眠
可能算是魔鬼本鬼了……


《非典型ABO》

cp:轩澄轩

重生黑化轩×重生澄(未定)

OA互攻向

好像都是甜文啊……

我就写不了虐的吗?!

☞有接梗的吗……QWQ

☞要不要来个人替我分担一下?

☞我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已被接梗:

《压寨夫人》

少主轩×少侠澄

甜向 @江夫人💜

轩澄夏日三十短篇脑坑,慢慢凑吧……

现在先写正文

【澄中心向】八苦经卷


八苦经卷,无一说的不是你心,道的不是我名。


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取五蕴苦。


三毒,贪嗔痴。


有个想法就是各大澄cp来一遍……

脑洞先放着,暑假有空再说。










孔雀明王轩×佛莲澄

【轩澄】一觉醒来我未来媳妇成了男人(壹)

  

    

#已修#


       第一章

  “子轩啊,这次去蓝家听学正好也可以见见你那未婚妻。”金夫人细心的替还有些迷糊的金子轩整理衣服道,提起金子轩的未婚妻,面上笑容便柔和了起来。

  金子轩含糊应了,却又在内心嫌弃起了母亲为自己一出生就定下的那未婚妻:虽是江家嫡女,但修为不高,相貌平平,如何能与自己相配?

  “虽说阿澄比你小了几岁,但却是个知理懂事的,相貌也是尤为出众,你见了可不要在欺负人家,知道了吗?”

  金子轩在半空御着剑,晃了晃仍浑浑噩噩的脑袋,勉强清醒了点,颇为费力整理了自家娘亲的话……

  蓝家听学……

  未婚妻……

  阿澄……

  等等!

  阿澄是谁?

  金子轩扯了扯脸颊边的肉,总不能是我那江家世弟江澄吧。

  可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万一要真是的话……

  那夭寿了!我娘疯魔了…她要我娶一个男人…

  万一我要听错了呢……

  

  “你……过来一下,我有事要问你。”金子轩叫了身边的一个仆从过来。

  “去蓝家听学的还有谁家的人?”金子轩好似漫不经心地问道。

  “有聂家和江家,还有其他不少家族的人。”仆人说到江家时,悄悄抬眼看了眼金子轩。

  “你……知不知道我的未婚妻是谁?”金子轩试探性问道。

  “公子,您不是知道吗?”仆人小心翼翼看向金子轩。

  “我……我就是考考你……快说!”金子轩微微皱眉。

  “江……江家……的小公子……江澄……”仆人战战兢兢回到。

  “男……男……男的?”金子轩不死心问道。

  “是。”仆人连忙低头。

  哦豁……金子轩眼前一阵发黑。

  “少宗主,你要去哪?已经到了云深山下了!”仆人急的在后面跳脚,看着金子轩神情浑浑噩噩,步履蹒跚,身影摇晃几次险些平地摔倒。

  金子轩口中碎碎念念,仆人走近了才模糊听得几个词。

  “我……我……不相信……一觉醒来……变成了男的……我一定是在做梦……我要回去……这里……太……太可怕辽……怎么可能要娶……一个……男的……幻觉……这都是幻觉……”

  仆人惊恐的看着白色魂烟从金子轩口中徐徐冒了出来。

  少宗主莫不是得了离魂之症?!

  仆人的内心一阵天人交战,要不要先打晕少宗主送上蓝家诊治一番?

  还是去前面叫子勋公子?

  仆人左右挣扎一番后,自地上捡起来一根木棍,咽了咽口水朝金子轩蹑手蹑脚走去。

  为了金家!

  忽的见金子轩猛然回头,眼神复又清明起来。

  “啪嗒!”仆人被吓得连续后退几步,木棍也掉在地上。

  “你觉得,我母亲可能会让我娶一个同性之人吗?”

  “不不不,夫人当然不可能让您娶的!”仆人头摇的堪比拨浪鼓,人性别出生时就确定了,江家少主分明是地坤,少宗主又怎么可能娶了同为天乾的人。

  “这就对了……”金子轩理了理岁华的剑穗。

  “母亲绝不会让我娶一个男子,何况母亲与虞夫人素来交好,定然有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如江家内部争斗,为了稳定局势,必须有一位名正言顺的继承人,可是又没有嫡子……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金子轩眼睛微眯。

  “啊?”仆人疑惑不解地看向金子轩。

  江澄他其实是个姑娘,出生以来就女扮男装的那种!后来局势稳定,虞夫人才告诉了母亲真相,觉得对不住江澄又无法再明说江澄她的真实身份,索性将婚约也是金江两氏联姻,索性现在局势稳定江家的人也说不了什么了,干脆就托付给了虞夫人的手帕交的儿子我要好好照顾江澄。

  

  金子轩略有了心理安慰,整了整额前的的碎发,抬脚向山上走去,临了还看了一眼还在原地发呆的仆人。

  

  “今天的事你当没看到,也不知什么真相,懂吗?”

  啊嘞?

  虾米真相?!

  

  

  “子轩兄。”金子轩上山时便碰见了独行的江澄,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了一眼,在目光接触到那细眉杏眼时莫名一怔,轻轻拱了拱手还礼。

  

  两人再见面已是第二天了,还未适应蓝家的作息时间,早课的钟声就响彻了整个蓝家,眼看快到了兰室,倒意外撞见了正向这边走来的江澄,两人相互点头示意,就各自入了座。

  聂怀桑眯了眯眼,觉也不睡了,轻轻蹭到了江澄身边。

  “江兄,你觉得子轩兄怎么样?”聂怀桑轻轻扯了扯江澄的袖子,却没有靠的太近,看到后者耳朵微红,弯了弯眼。

  

  

  

  “不怎么样。”

  

  

  

  “真的?但表弟你为何今日嘴角都没放下来过?”旁边一同来听学的金子勋好奇问到。

  “没有。”

  金子轩嘴上说着,眼睛却往路那头看了一眼看了一眼,见一个不知名的家伙与江澄单方面聊的正欢,轻轻冷哼一声。

  明是我未来的妻子,见到未婚夫来了,怎么就能与他人还顾得上与他人玩闹?明明小时候还喊过子轩哥哥……

  不过远远看去容貌极为上等,细眉柳眼,如墨长发用发带束起,倒越发显得身姿如玉……

  但……

  果真是不能相信传言,有愧于阿娘常说的明礼懂事,光是这样不理会我就让人生气。

  眼看那不知名的家伙想把手搭在江澄身上,金子轩脸色变了几变,可还未接触到肩膀,那人的手就被江澄拍了下来。

  ‘还算你识相。’金子轩轻哼一声。

  ‘跟其他人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子轩兄。”两行人相遇,互相行了礼便错开走了。

  总觉得金子轩眼神有些不对……江澄悄悄回头,远远往金子轩这边看了一眼,两人目光相交一瞬,金子轩迅速移开了视线,江澄眨了眨眼,不明所以。

  “表弟是在看那江少宗主吗?”跟在身后的金子勋一语炸到了金子轩。

  “我看他做什么?他又没有什么好看的。”金子轩掩饰得极好,可惜耳垂微微泛红。

  ‘我就看一眼怎么了?’

  “也是。”金子勋继续说到,“你一向对江家没什么好感,倒是我看错了。”

  “没好感吗?”金子轩愣了一下,“两家不对这门亲事都挺满意的吗?”

  “子轩……你一向不看好这门亲事的……”金子勋发懵,“你什么时候改主意了?”

  “我何时要改主意了?”金子轩轻轻拍了拍金子勋的肩膀,“表兄可是记错了?”

  ‘你不是不喜欢那江家小姐吗?之前脸色难不成都是假的吗……’金子勋觉得今天的金子轩行为越发诡异起来,摇了摇头甩去心中念想,加快步伐跟上前面的人。

#不知道你们看出来没,这是两个世界轩哥互穿#

#我爱更文,咕咕咕咕……#




我码字的时候都顺手写了什么……妈耶……划掉划掉……(づ ̄3 ̄)づ

【轩澄】白鹿 第二章 (大修版)

  

        第二章



  一连几日惨淡的梦境纠缠,实在让金子轩心惊,不由得思考日后出路在何处,

  金子轩一阵恍惚,才在床上睡下不一会便被铺天盖地的大红色蒙了眼,不由自主挺直了脊背走在华丽的红毯上,虽然场景有些模糊,也听不到旁边人说什么,但是见了他都是一副祝贺之态 。

  金家……娶亲了?

  他现在面上应该是笑着的,从未如此经历,后背都微微沁出了汗水,丝质的里衣轻轻附在肌肤上吸去了部分汗水,凉意也打消不了胸膛处那一股暖意。

  可这些都不属于灵魂,金子轩微微抬了手,手里握着红色的绸缎的一端,上面用了金线细细绣着繁复的花纹,可想而知本人多么重视这场婚礼,竟连这些边边角角的东西都不放过。

  是我?

  他有些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与自己相配,想转过头看看这即将要与自己携手走新娘,只是眼神微微沾到她的衣角,胸膛处就传来了一阵剧烈而有力的心跳。

  不是我。

  他在这具身体里,随着动作与新娘一起走过红毯,只是俯首一拜,眼前就变换了场景,转眼来到了洞房门口。

  人生有三大幸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乡遇故知。

  门前侍奉的人合了门,桌上红烛火苗才刚刚烧了开头,独留了两人在房内。

  金子轩穿着一身喜袍站在自己房间的床边,看着端坐在喜床上的新娘时,眼神才接触到新娘,内心不禁翻滚起巨大的波澜,眉头皱起:这喜服,好像在哪里见过,身形也是一模一样……

  昨日……昨日……

  确实是她。

  

  金子轩眸子冷了起来。

  

  

  昨天晚上刚睡下,金子轩就感到有一股吸力将自己往下扯,浮在半空中的他双脚才接触了地面,就受到了一种拉扯力,整个人不由自主的跟着前面的两个人走。

  一人带着斗篷,身量娇弱,应该是个女子;另一人是穿着紫衣的男子,应是第一次梦中最后所见的紫衣人,与未来金家交往密切,还抚养了婴孩,可能与未来金家的姻亲有关… …

  不过看着这两人应是去见什么人…

  眼看这两人走走停停,每次都是女子先停下脚步,微微佝偻起背部喘息几声。

  金子轩倒发现了这女子实在毫无修为,看着紫衣男子实为关切的情形,可见这男子实在看重女子。

  但女子几经摇头,想是拒绝了男子的回返之类的要求。

  紫衣人脚步微微一顿,无奈摇头,几步跟上女子。

  

  ‘这男子倒是个重情之人……’金子轩不由得评价到。

  由城镇走向了郊外,周围景色愈发阴冷起来,金子轩不由猜测:莫不是去祭拜什么人… …

 

  四处乌鸦啼叫悲鸣,阵阵阴风刮过,时不时传来几声呜咽幽怨的哭声,只要是略有修为,便能看出此处乃是一处阴邪凶地。

  金子轩眉头紧皱,这二人怎会去如此阴邪之地,便是要来此祭拜,也不应带上一毫无修为的普通人…

  正处胡思乱想的时候,金子轩前面的二人却停下了脚步。

  ‘嗯?’金子轩抬头,惊讶地发现竟是一座十分普通的小院。

  周围还有耕作的痕迹,插着几只叶子耷拉,打不起精神的秧苗。

  小院当中的门被一黑衣男子推了开,身形有些单薄,看起来阴气沉沉的,显然是修了些十分阴邪之术……

  那黑衣男子来到这两人身前说了什么,就见女子脱下了斗篷,里面是……

  一身大红的喜服?!

  原是成亲来了……

  看到这,金子轩颇为同情地看了紫衣男子一眼,可惜了,原来是给人牵桥搭线来了……

  你虽然十分在意人家,但她却不领情……

  真是人间有情痴……

  可惜了这紫衣男子,虽是相貌模糊,但是从头到脚透出一股傲然之气,身段上乘,背在背后的十指修长,骨节分明如玉……

  虽说可能比之自己稍差了些,但自己眼光一向准确,若是排在劳什子公子榜中,定然也能进了前五……

  世家仙子不是一抓一大把,非要这看起来毫无修为的普通人……

  而且看起来相貌还不行……

  

  眼光怎么这么……

  想到此处,金子轩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幸不是我喜欢她了……


   金子轩回了神,眼看离了新娘没有几步,不由得心里发堵。

  我想抽死说这话的自己……

  

  眼光怎么也和那紫衣男子没什么两样?

  金子轩深吸一口气,手上的喜秤却不由自主递了去想挑开新娘面上的盖头。

  不不不……不能……

  你不知道你头上已经是绿油油的吗?

  人家都已经成亲了!

  难怪我会因此而亡……

  原来是因为有了夺妻之恨啊!

  

  就算再如何心动,也不该坏人的姻缘。

  金子轩,你不能这样!

  金子轩无论在内心如何拒绝,身体却不听使唤,手上动作从未如此轻柔,小心翼翼怕伤了新娘。

  金子轩在盖头被完全挑开时瞪大了眼,正对上一含羞的眼睛,女子那平平无奇的面容再清晰不过的现在他面前。

  江厌离?!

  

  

  金子轩至今回忆起仍是一身冷汗,内心咬牙切齿。

  

  要去和别人成亲怎的又跑来了金家?

  

  喜欢别人就该是早些说明白,也别为了一个口头上的婚约委屈自己,也真当我金家什么人都敢娶进门。

  

  金子轩目光不善,眸子里更添几分冷冽。


  “子轩兄?子轩兄?”身边人的呼唤才让他微微回神,金子轩便立刻收回了手领了人绕过江家人离开,步履急促,好似后面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一般。

  本应结了两姓之好的金江两家之间竟是如此,实在令人想入非非。

  “江澄,你说金孔雀是不是对我们有什么不满?怎么见了我们跟见了瘟神似的?”魏无羡刚把手臂搭上江澄的肩膀,便立刻被后者拨了开。

  “走吧。”江澄轻轻看了他一眼,领着江家弟子便往庭院内里走,丝毫没理会抱着胳膊喊麻的某人。

  “哎!江澄!江澄!怎么最近对师兄这么冷淡,等等我。”






#本章澄几乎没得出场,就不打tag了#